当前位置: 主页 > 五分快3资讯 > 捷龍一號首飛成功“國家隊”加速布局商業航天内容

捷龍一號首飛成功“國家隊”加速布局商業航天

2019-09-10 06:26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捷龍一號首飛成功“國家隊”加速布局商業航天

  2019年8月17日12時11分,我國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捷龍一號運載火箭,以“一箭三星”方式,順利將三顆衛星送入預定軌道。

  人民網北京8月17日電(趙竹青)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首型商業運載火箭“捷龍一號”17日成功首飛。這意味著中國航天“國家隊”在商業航天大棋盤上又落下一枚關鍵棋子。

  “捷龍一號”是中國航天“國家隊”——火箭院所屬中國長征火箭有限公司採用商業化模式面向商業小衛星發射市場打造的一款小型固體運載火箭。當日12時11分,捷龍一號遙一火箭在我國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以“一箭三星”方式,順利將三顆衛星送入預定軌道。

  商業航天,群雄逐鹿

  近年來,隨著國家政策的逐步開放,商業航天萬億級市場近在眼前。火箭作為人類航天活動的基礎和前提,歷來是商業航天的兵家必爭之地。

  一方面是藍箭航天、星際榮耀等一批民營商業火箭公司迅速進場,相繼實現突破。另一方面,航天科技、航天科工等“國家隊”也加快向商業領域延伸拓展的步伐,以“長征”、“快舟”等火箭提供多元化的發射服務。

  作為我國航天科技工業主導力量,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很早就向民間開放了長征系列火箭的剩余運力。然而隨著微納衛星、小衛星應用市場的逐漸發展,星座組網動則需要成百上千顆星組成,發射需求呈指數級增長,長征火箭的發射機會也越來越變得“一位難求”。

  因此,為滿足市場的多元需求,中國航天科技集團火箭院通過其全資商業航天平台中國長征火箭有限公司,運用純商業模式打造了更加貼近市場的“龍系列”運載火箭。

  中國長征火箭有限公司總裁唐亞剛介紹,“龍系列”目前規劃了“捷龍”和“騰龍”兩個系列。其中,捷龍系列就是以商業固體運載火箭為主,對發射設施的依賴度比較低,而且比較靈活﹔騰龍系列則是以液體運載火箭為主,運載能力也比較大,從降低成本的角度,以液體為主。

  模式創新,捷龍先行

  據火箭院捷龍一號運載火箭項目技術經理龔旻介紹,“捷龍一號”總長約19.5米,箭體直徑1.2米,起飛重量約23.1噸,是我國固體火箭中體積最小,重量最輕的火箭。

  “捷龍”以其靈活的身軀,瞄准的是未來商業航天最熱門的領域之一:面向國內外300千克以下不同軌道微小衛星發射需要。

  唐亞剛介紹,“捷龍一號”700千米高度太陽同步軌道運載能力可達150千克,單發價格不超過2500萬元,可以滿足用戶一箭一星或一箭多星的發射需求,為微小衛星技術驗証、星座組網和補網提供更加安全、靈活、經濟、迅速的服務。

  在技術方面,“國家隊”的基因是其金牌保障。作為和長征火箭一脈相承的“親兄弟”,捷龍亦是源於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60多年的技術積澱和發展,因此擁有技術成熟度、飛行可靠性方面的天然優勢。同時,捷龍具有“兩高兩快”的特點,即高可靠、高性價比、快履約、快發射。它的發射服務履約周期大大縮短:與用戶簽約后6個月即可出廠,採用一車一箭方式,成熟期運抵發射場后能夠實現24小時內快速發射。

  在性價比上,捷龍更是做到了極致。唐亞剛介紹,捷龍作為固體小火箭,雖然從單位成本角度來看,不及大火箭更有優勢,但是大火箭打小衛星的搭載機會並不多,“所以從單次專屬發射的角度,捷龍的單位入軌成本是世界上最低的。”

  航天科技集團董事長吳燕生曾指出新時代商業航天的變化:利用社會資本開展研制生產,促進模式創新。“這兩個變化在捷龍一號上都有所體現。”唐亞剛說,捷龍一號的經費投入用的不是國家經費,而是面向社會資本融資的。另外,捷龍一號的研制過程打破了原有的配套關系,重新通過競爭選擇性價比最優的配套單位,有利於全箭降低成本提高性能。

  據了解,“捷龍一號”將按照“三步走”的節奏,來逐步開展運營:第一步是從2018年研制啟動到2019年8月,完成首飛任務1發,創新商業、研發、運營等三種模式﹔第二步是從2019年1月到2020年12月,完成研制批任務5發,完成1.4米衛星艙方案設計和飛行驗証,具備國內各主要發射場實施發射的能力﹔第三步從2021年起,進入成熟批任務階段,為每10發一批,實現批量發射能力。

  百花齊放,攜手並進

推荐阅读: